总裁特助与总裁夫人

色猫AVpilipili泡芙短视频蜜桃传媒

古有明训:男人最怕女人说的一句话,就是当你跟她完事之后,她对你说

  亲爱的,我还要。

  我想,这可能是我打出娘胎以来最诡异的一次经验。

  为了方便我错乱的记忆回忆,我只能尽可能从我思绪混乱的头脑中搜寻那几乎是无法连续的破碎片段,还原当时的「凶案现场」。

  那……是一间原本陈设高雅豪华的卧室,木质地板上铺着高级的纯白羊毛地毯,华丽中不失典雅的席梦斯名床,还有,天花板的───镜子?!

  我渐渐的睁开了双眼,当眼睛适应了不算强烈的灯光后,第一眼我看到的,令我一被子难忘的景象,就是镜子——放在天花板的镜子。

  镜子里有个人,是个男人,近乎全裸,而且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

  手脚上……那是啥……黑黑的一条。

  我下意识的想挪动我的身体角度想看清楚,却发现我不能随意的移动我的四肢?

  干……我现在才发现……我的左右手各被一条黑色的皮绳绑着……那……镜子里的那头蠢驴?难道是我?

  真的是我?我正想呼喊,才发现?我的嘴巴塞满了不知名的一团黑布?

  我的老天爷,这种欧美A片才看的到的情结怎会活生生的上演在我眼前?而且我是主角?(妈啦?你又看过哪部A片是男人被绑成这样的?SM片吗?重点是我这主角绝对是友情演出——没收钱的)我……我渐渐的回想起了不久之前发生的点点滴滴。我刚刚应该是在陈总家哩,然后和小琳夫人……然后……难道……是陈总突然良心发现回家来了,发现我们这对奸夫淫妇?所以准备来个……杀人灭口?我脑海突然浮出明天大新闻的头条:某大科技公司高阶助理陈尸老板住家,疑遭性虐致死?……然后SNG的LIVE联机……死者就是我本人……脸上有马赛克……身体忘记码起来了@@……想到这哩,我不由得大声的喊出:不会吧,陈总,一切都不是你想象的这样阿。我可是受害者阿,是您那可怕的夫人要强暴我,我可啥都没做阿(我觉得……这种话讲给侯检察官听也不会信的拉),陈总……您不会……不……您开除我没关系……我还不想死ㄚ……呜……我可怜的的青春……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很多妻子儿女(我绝对是吓晕了,我都还没结婚勒……正确的说法是很多性伴侣吧)……陈总……您饶命ㄚ……夫人……您不能这样落井下石ㄚ。您可是答应我……我无辜ㄚ……我是冤旺的……陈总……您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我多年为你尽心尽力的份上……

  只可惜……我忘记我的嘴巴被塞满了那团不知名的黑布……所以现场只听到呜……呜……呜。哦……恩。的沉闷又模糊不清的声音。

  还有一阵熟悉的……银铃般的笑声:优,我的的高专大特助,您醒啦(我还高专特助哩,我现在的状况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比较像一只待宰的乳猪吧),怎么,想说啥ㄚ,我可听不清楚呢?

  「呜……呜……呜。哦……恩。」(你……你这恶婆娘……你快把老子放了……)我想扭头过去,可惜,我看不到她,那个该死的变态女人「阿,你说你很高兴阿,那好阿,姐姐等一下会好好疼爱你的,呵呵,你这样看起来好可爱喔……来,别急……」(妈的,我会很高兴?如果是你被绑起来老子可能真的会很高兴,搞不好还来个拍照留念。,干,现在是老子被你绑起来,我会高兴,你当老子变态阿?)

  「呜……呜。嗯。呜。哦……恩。」(你……放屁……我又不是你的性奴隶……干……好种的解开我……我们大战300回合)。我急的脸色都发红了「喔……对……我知道……姐姐知道你嫌只是这样被绑起来不过瘾……你放心……我还有准备一些你喜欢的……」(你倒是越讲越开心阿,等一下,还有其它花招?不会吧?你去哪学来这些变态的鬼玩意?姑奶奶,这些闺房绝招您留着跟陈总慢慢玩,我明天肯定帮你把陈总骗回家,你爱怎么跟他玩就怎么跟他玩,毕竟他是你亲老公,小弟我跟你非亲非故的,我看就免了吧。)「呜……呜。嗯。呜。哦……恩……」(妈的……你……你……老子没那种变态的嗜好……快放开我……)我也真够孬的,刚刚心理想的和现在嘴巴讲的完全两码事,不过大概小琳她听起来都是一样……呜……到底的声音吧。

  可怜的我,嘴里塞着那坨鬼东西,只能发出声音根本讲不出话来,又气又急我已经全身是汗了。(不过我倒是肯定了一件事情,这女人如果失业去当翻译肯定不及格。干他妈的,啥牛头不对马嘴的自问自答。)从天花板上的的镜子反射下来的只看到我因生气而胀的发红的身体,小琳站的角度却完全反射不到,我根本看不见她,见鬼了,当初讲的根本不是这样,难道……外表清纯的她竟然会是一个……?

  「你在找我?」突然间,小琳从我看不到的视觉死角里走了出来,让我清楚的看到了她的模样。这是我今天第二次感受到极度刺激的震撼教育(啥,你说被绑起来不算震撼教育?干……有机会你可以躺在你老板家的床上然后被脱光光绑成这样试看看,保证你不会想用震撼教育来形容……尤其是如果你老板不在家,在家的是他如花似玉的老婆或女儿……我比较会直接用想死……或者是死定了)是的,我愣住了,被绑成大字型的我在这诡异又奇特的环境下加上小琳的穿着打扮——宽幅黑军帽,黑色皮质内衣却露出嫣红粉嫩的乳头,镶着细铁链的超性感黑色底裤与遮以不注的柔细黑森林,手上穿的一双丝质的黑长手套,脚上穿的是细黑高根的软皮质长筒靴,──手上拿的……(ㄝ?怎么会是曾国城徐大乃的最爱。爱的小手?!怎么不是细马鞭,突然间一种音不协调而产生的极度失望感涌进了我的全身,真是败笔ㄚ。完全不搭。扣分。我要求换道具……干……现在想想……以我那时的状况。我他妈的八成是被吓傻了……)小琳的皮肤真的白,配上全身黑色的性感内衣,还有那挺立在标准36C双峰上两点嫣红的乳头,全身没有丝毫多余的脂肪,完美,真的非常完美。跟随我多年的小分身在这种视觉刺激下,忘记了他的主人现在这种难堪的处境,马上背叛了我这个主人的意志,高耸的挺立了起来(妈的,你这该死的背叛者?给我躺下去,叛徒,懦夫。你难道都忘记古人有云——士可杀不可辱吗?)正当我在心理狂骂我那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小分身时,连我的眼睛嘴巴都背叛了我,我眼光无法移开,嘴巴里的哈拉子竟然能突破那坨塞在里面的鬼东西溢满了出来,顺着我的嘴角往下流……(我想我不但被绑成一只待宰的乳猪,现在我的脸肯定也是一张标准的猪哥脸了)

  小琳越走越近,进到我可以看的更清楚时,我突然发现她的底裤,在那神秘的缝隙间竟然也有一条缝,还有一圈类似羊眼圈的柔密毛圈——这……根本是禁忌的凶器,太狠毒了,我要抗议,这……这绝对是不公平的竞争,我想,没有男人可以在这一条传说中的男根杀手——秒杀狼极品内裤的威力下支持太久的。这种比照深喉咙动能设计的极度危险商品,造就了多少欢场不举男(奥义——全部体验过这秘密武器的男人都无法支持超过30秒的极深自卑感),这,难道我也将步入他们的后尘,成为这传说中的——禁咒武器的功勋榜上属不清的名单上的一个牺牲者的名字?!

  OH……NO……天ㄚ……死陈总?……难道他今天是蓄意?……想让他的可怕的恶魔老婆来个借刀杀人,对我昨天上了他小秘书的行为做最可怕的复仇?

  这……还是陈总也被她老婆玩废了,想拉我下水垫背?……靠……我收回我刚刚那滴同情你这老乌龟的男儿泪,……如果……我还有明天,你等着……老子不跟你拼命老子就跟你娘姓。

  「呜……呜。嗯。呜。哦……恩。」(妈的……你……你……你不要过来……这太狠了……你……)我只能尝试做最后的挣扎「优,你还挺有精神的吗?站的那么挺,不枉费老娘我精心的打扮,怎样,想我吗,要不要姐姐我很温柔的让你在舒服ㄧ次?」(听到这话你以为她转性啦?,放屁,他根本是对的我那背叛的小分身说的,这时,我突然感觉到我那不争气的小兄弟不住的点头,妈的,枉费老子我保养他那么多年,你这背叛者,也不看看老子现在的处境,只想着自己爽,你给我记住)小琳绕过床边走向床尾,又躲到了我的眼角余光之下,我只能从天花板的镜子中看到她从一台精致的银色小推车下好像拿起不知道什么棒状物,当我正在猜测之时,我看到几许的耀眼的火光闪过……打火机?难道……是蜡烛?……她要滴我蜡烛油?不会吧,真随时准备了那么多道具?陈总,你们夫妇平常会不会玩太凶了,连蜡烛都有库存?那台推车上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道具?难道都是要用在我身上的?

  只见小琳推着推车走到床边,突然间顺手用爱的小手挥了下来,打在那背叛我的小兄弟头上,痛的我全身扭曲的飘出眼泪,我那小兄弟也突然的萎缩了下去(你惩罚这背叛者,结果受苦的还是我,干,我不记恨他了,不干他的事,我原谅他了,你就饶过他吧……哇勒……痛……)

  她看着我痛苦的表情与扭曲的身体,随手放下那该死的小手,从一个银色的桶子不知拿起了什么东西,轻巧的爬上了床尾,脸慢慢的往我那受创的小兄弟靠过去。

  这时的我只能瞪大着泪汪汪的眼睛,等待小琳下一步的行动,我虽然完全看不清楚但却能隐约猜到,但是我实在不敢相信,我这辈子能有幸能跟一个当年全台湾人的性感偶像有如此亲密的接触(不对阿,刚刚我已经被她的深喉咙绝技逗弄过了一次,还……当我还没思考清楚时),她的双唇真的温暖的含了上去,我那刚刚还半死不活的小兄弟突然又凶猛的挺立了起来,我该怎么形容呢?灵巧的舌尖不断舔舐马眼周围的沟缝,但是,又有一小部份区域上感受到冰块的冰冻感,更厉害的是在他舌头灵巧的绕圈运动下,冰块不断的左右旋转还能上下移动,于是,我的整根玉柱的每一个角落不段的重复的体验到口腔温暖的包覆——舌尖软热的刺激——冰块寒冷的挑动。我忍不住兴奋的全身再次抽动了起来,正当我整个人好像被由下部不断四散的微弱电流刺激起来之时,突然,一阵热辣的抽痛刺激让我像只活跳虾般的无视被绑住的四肢,整个人几乎凌空翻跃起来。

  该死,她的右手突然拿起那根燃烧的蜡烛,将鲜红火热的蜡烛油往我身上整片的泼洒下来(妈的。A片再怎么演也都是用一滴一滴滴下来的,姑奶奶她竟然是整片泼下来,这……你他妈到底看哪部学的啊?)当上半身的刺激一过,我又重新感受到下半身连续传来的舒爽的刺激感,当我逐渐又投入下半半身的刺激感时,冷不防她又再洒了我一片蜡烛油。在这种连续不断的重复刺激下,她的左手也不闲着,在我身上好几个敏感处轻柔环缓急有序的挑逗着。偶尔,她的银牙还在我身上到处囓咬。

  不知过了几分钟,我已经陷入一种完全疯狂状态,我可以肯定,我的每一种感觉神经都已经完全的错乱,脑啡程度绝对浓到让我HIGH破表,她的每一下刺激都让我感受到无穷的快感但是却又让我不知道极乐的顶点是在哪哩,我的全身的一束肌肉已经完全不受我的控制,不断的紧缩后又松弛,斗大的汗滴布满了我的全身,两眼的目光也早已失去焦距,我甚至忘了我是处在一种被绑起来无法动弹的屈辱状态下……突然,我感受到我的每一道神经不断的抽动……抽动……再抽动……直到我大吼一声……我感受到我体内产生了核爆般的压力释放……我全身瘫软在床上……突然间,我看到她从推车上,拿起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突然间,我敢到我的菊门一滑……ㄧ个冰凉的物体就被推了进来,无力反抗的我,因为这种诡异感觉的刺激我的肉柱——让他比平常暴涨了许多,上面盘绕的血管几乎要爆开了起来,。呈现一种完全兴奋的深黑红色继续坚持挺立着。

  小琳的脸离开了我的下半身抬了起来,就像只贪吃的猫儿一样,她望着我,浅浅的笑着说。不错,到最后一步了,还是那句话,你让老娘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的。

  她爬起身,跨坐在我身上,缓缓的将她隐泛水痕的神秘桃源移了下来,顶住我挺立的下半身,深入,然后持续的上下抽动了起来。

  后庭传来另一种紧密的肉体触感,让我逐渐的清醒了过来,这是我第一次实际的跟她接触,如果刚刚的是一种被调教的性虐快感,那现在的感触,却又是如此的真实。除了我的可怜的小屁屁之外,不过,随着她的加速,我竟然渐渐的忘了后庭的不适感,甚至感受到一种……诡异的感受。

  随着她抽动的时间越久,我感受到她也正在逐渐的加温着,如果刚刚的小琳是在享受一种报复式的快感,那现在的她,肯定是全心全意的投入了肉欲的洪流之中。

  在刚开始的不适感逐渐消失后,我突然想起她不是还穿着那条着名的人间凶器,所以我感受到的快感可以说是加倍在加倍的刺激(前后同乐?),但是,我竟然还能继续的坚持下去,而且似乎离爆发的顶点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难道?

  我真有被虐待的变态素质?

  小琳好像察觉到我的疑问,在隐约发出的欢愉的哼声之中他说「你……别……别担心……我刚刚那样子玩你……会让……让你……你……喔……好硬……好舒服……会暂时无法……控制……射出……会延续……很久……的快乐……好……好舒服……这是……我们古代……密传的……帝王……房中……房中密术」「你的棒子……现在……又热……又……硬……又持久……让我……好舒服……好……好爽……把我……插……插的……美美的……干我……干的……好爽……喔……真是……顶……顶到……顶……喔……好……好……你……你别怪我……绑你……你……不……这样……绑着……会……太刺激……会伤到你跟……跟我……喔……我……好久……喔……没……没者么……我……想要……好……好想……喔……」

  我嘴里塞着东西,根本无法喊出话来……只能……哼个两声表示表示。

  「我不……不是……故意……故意……塞住你……你的嘴,我怕你太刺激失控,咬伤……不……不好……后面……也是……帮……你……帮你更……持久……那……那是……中药提炼……的……可以……延……延迟……你的时间……也……补身……我……喔……」

  听到这哩,我虽然嘴里塞着东西,但也渐渐明白他每一个动作的背后深意,我也不知该如何责备起,因为,就实际结果来看……到目前前为止实际爽的人都是我……我真的这辈子没那么爽过。因此……我发出的哼声也越来越浓重。

  小琳看我理解后松懈下来,似乎也更投入了「喔……大……大鸡巴……哥哥……我的……亲丈夫……你……爽不……爽……小……浪穴……爽翻……被……哥哥……亲丈夫……插……的……爽……」

  一阵阵的湿润摩擦声从我们的接合处传出来,似乎她湿的让每一次的抽动都挤出一大片水泡「喔……大……大鸡巴……哥哥。爽不……爽……我的……亲丈夫……你……爽不……人家……要……还要……要你……干……干我……我要……你好……好久……没这……样干……好……好刺激……」「你……你真会……真会干……小浪穴……小浪穴……被你……干爽……爽……了……你……是是……小浪穴……ㄧ个人的……我……我要到……到顶了……你……干……的……小妹妹……到顶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知道我们两个几乎都要到达了极乐的顶峰,说着说着。我隐约看到一滴珠泪自小琳她疯狂的脸中垂下,滴在我的胸膛,混入了原本布满身上的汗水之中。  而我感受到那滴泪珠所带来的,惊心动魄却又带着刺骨椎心的痛,我也如江河决堤,将全身的菁华,填入了她的体内。

  突然间……一阵疯狂的大吼「阿……好热……好烫……满……满满的……」我感受到一次极度爆炸性的空白,持续了一分多钟……然后……我陷入了黑暗……迷失了所有的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吵醒我的,还是那只该死的手机,我下意识的环视一下四周,我发现小琳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而我的手脚已被解开,塞在嘴巴里的那团黑布也早就不见,房间也几乎恢复了原状,除了……我被扯烂的衣服那只手机都在床上。我拿起手机,一看,临晨四点?!哪个王八羔子敢这时间打给我,我恶狠狠的接起手机正想狂骂,(靠……嘴巴好酸……骂不声音……)只能轻轻的回了一声,我听到声音我又愣住了——是陈总。靠……这下死了……我该如何度过明天呢?

色猫AV

分类导航

  • 真实经验小说
  • 福利姬
  • 职场做爱小说
  • 成人电台
  • 小鸟酱
  • 动漫GIF裸图
  • 麻豆GIF动图
  • 白丝
  • 少妇骚逼
  • 阴蒂
  • 啪啪好声音
  • 有喵酱
  • 原神
  • 小烟
  • 重口味
  • 大胖子
  • 黑丝
  • 步非烟
  • 操逼动态图
  • 曼曼
  • 李二狗
  • 枕边男女
  • 小苮儿
  • 柳瑶
  • 小琳
  • 巨乳
  • 小颦
  • 激情骚麦
  • 小筝
  • 淫词艳曲
  • 版权声明:狼域 发表于 2022-06-12 0:34:03。
    转载请注明:总裁特助与总裁夫人 | 福利姬
    色猫AV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