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高冷女经理开除了

色猫AVpilipili泡芙短视频蜜桃传媒

曾勇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人的白白净净的,身高约一米七八左右,但体重重达一百二十公斤,所以朋友给他取外号叫『肥勇』

  今天广告公司气氛相当诡谲,气压特别的低,因为肥勇来到这家广告公司已经接近三个月,非但业绩月月挂低,而且被客户投诉又是最多的。

  李科长是肥勇的直属上司,肥勇业绩这么差,服务态度又不佳,的确让李科长十分苦恼,李科长刚刚从经理的房间走出来,李科长走到肥勇身边说:「肥勇啊!经理要见你。」

  肥勇原本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放工跟朋友去PUB泡妞,突然被李科长这么一讲,心里不是滋味说道:「不是都五点半了,大家都要放工了,经理找我干吗?」

  李科长说:「肥勇你还真不知死活,经理老早就盯上你了,被这冰山美人给盯上的人,没有一个可以做超过三个月的。」

  肥勇一脸不以为然说道:「我都已经很尽心尽力在拉广告了,但是客户不喜欢,又不是我不认真,我都已经这样努力了,不然还想我怎样。」李科长啼笑皆非说:「这公司就是她的,不然就你自己来当老板,快快去,免得等会,换我要陪你挨刮。」

  肥勇不甘不愿的放下公司包,看着同事一一离开办公室,脚步阑珊的走到经理的房间,办公室外挂着三个字『韩若霜』,肥勇心里滴咕着:「韩若霜,真是『寒』若冰霜,冷死人了。」

  「叩叩、叩叩……」肥勇敲了门,只听见一声宛如黄莺的声音,却带着威严的语气说:「Come in。」

  肥勇推开门,走了进去,李科长看见肥勇进去后,马上脚底抹油,飞快的离开办公室,整个办公室的灯都熄灭下来,只剩下韩经理的房间是亮着。

  韩若霜身穿着频果绿的套装,不苟一笑得脸上,摆着相当出色的五官,宛如鬼斧神工的柳眉,媚如秋水的双眸,画着亮绿色的眼线,挺拔的鼻樑,微厚的双唇,搽着粉色系的油亮口红,是一张可谓沈鱼落雁的花容月貌,纤纤玉手握着笔桿,正在批改CASE。

  肥勇一站进来就开口问:「韩经理你找我吗?」韩若霜没有抬起头来,高举右手,示意肥勇不要讲话,肥勇立刻闭上嘴,接着静静地看着韩若霜修正着一件接一件的企画案。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经过,肥勇脑袋里胡思乱想的:「韩经理真是有够美的,公司里的男同事都很想跟他打一炮,可惜她就像冬天里的八宝冰,让人畏惧的不敢靠近,只怕那种寒冷的气愤,没有人的老二硬的起来,大概都会像乌龟一样缩起头来。」

  肥勇想的想的,不知觉的笑了起来,韩若霜此时放下笔桿,抬起头来看着肥勇,时间已经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之久。

  「你在笑什么?」韩若霜一贯酷脸问肥勇。

  肥勇摇摇头答:「经理,没事。」

  韩若霜又接着说:「你来多久了?」

  肥勇答:「快三个月了。」

  韩若霜从椅子站了起来,曼妙玲珑的曲线展露无遗,韩若霜身高一米六五,加上三吋高根鞋,看来犹如名模的身材。

  「嗯!那你知不知道我刚刚在改什么东西?」

  肥勇瞧瞧韩若霜办公桌上的文件,猜测回答:「应该是企画案吧!」韩若霜又问:「是谁的企画案,你可知道。」

  肥勇搔搔头回答:「我又不是神仙,哪里有这么神通广大可以知道。」韩若霜双手插在胸前,语气十分冰冷地说:「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吗?是不是客户问你,你也这样回答呢?」

  肥勇还没有搞懂情况就回答:「要不然呢!本来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韩若霜压抑许久的火气终於爆发上来:「你脑筋是死的吗?客户问你不知道的事情,你不会婉转的回答吗?你这样直接了当的告诉客户,又用这么轻浮的语气,谁敢把案子交给你做。」

  肥勇低着头,喃喃自语说道:「又不是什么天大地大的事,做人本来就要诚实嘛!」

  韩若霜继续骂道:「你难道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什么事都不晓得吗?」肥勇鼓着嘴,一脸无辜相,韩若霜接续说道:「客户问你对什么最擅长,你竟然说『吃饭、睡觉』,还跟客户讲『看我身材也知道。』你以为这样回答很幽默,很风趣吗?」

  肥勇抿抿嘴回答:「我想说这样讲,可以拉近彼此的距离嘛!」「这你都有话可以反驳,那这件案子呢?客户问你,你觉得用什么形象来包装他们的产品最好,你竟然回答:『哪需要包装,你公司上下卖的都是骗人的产品,像我这么聪明的人,都被你们的产品骗过,还需要包装来骗使用者。』你是脑袋装屎吗?明明送上门来的案子,你就是有办法将它往外推。」肥勇又滴咕说:「我说的是真的嘛!他们的公司出品的充气娃娃,根本就是骗人的,说什么感觉跟真女人一样,历久如新,结果没有几天就破烂不堪,害我损失惨重。」

  韩若霜气的直发抖,指着肥勇说:「你这尊大佛,我这间小庙容不下,请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肥勇刚刚讲到充气娃娃,又看见韩若霜脸上铁一块、青一块的,跨下莫名的鼓动起来,脑袋里起了淫念:「你这婆娘害我今天没有办法上PUB泡妞打炮,就由你来补偿我的损失。」

  肥勇环伺房间,与办公室相隔的玻璃门上的百叶窗已经拉下来,肥勇办公室又位於整栋建筑物的第三十七层楼,只有从里面看出去的份,而从门缝看出去,整个办公室的灯也已经熄灭,肥勇盘算着,保全公司来巡察时间大约快到了,於是肥勇就决定跟他赌赌上。

  「经理,你不要开除我啊!我上有老母,下有七八个弟妹,没有这份工作,我家就要陷入危机。」

  肥勇说的淒凉,韩若霜则是不为所动,淡淡地说:「怎么这些人都没有在你的履历表上面出现过呢?难道是你刚刚才认的吗?」肥勇撒了个明眼人皆知的大谎,肥勇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还是很认真地说:

  「经理,我这样说,只想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突然有人敲门,问道:「韩经理你还没走吗?」韩若霜回答:「是的。」

  门外人又问道:「那需不需要我们陪你下楼,或者等你下班。」这时肥勇的心里暗骂道:「死保全,你这么尽责干嘛!美人啊!你可不要答应。」

  韩若霜看了看肥勇,然后回答说:「不用了,谢谢你。」门外的保全又说:「那韩经理有需要再通知我们。」然后保全人员便离开,肥勇心中松了一口气,暗爽:「保全要到十一点才会在上来,今晚老子一定要操翻你,以消老子心头之怨。」韩若霜走到座椅后面的玻璃窗,看着窗外星光黯淡,街灯明亮,车水马龙的场景说:「相信你在别家公司,一定更能够发挥你的专长,在我这间微不足道的小公司,只会限制你的才能。」

  肥勇慢慢靠近韩若霜说道:「经理,难道真的没有商量余地吗?」韩若霜继续讽刺说:「除非像你跟客户说的:『你如果可以将你的小腹的油给挤出来,我还可以接受帮你想办法去做这个瘦身企画案,不然就看你能不能把脸缩小,那月亮脸怎敢出来见人呢!』这些你对客户的话,可以再你身上实现的话,我可以考虑不开除你。」

  在韩若霜数落完肥勇的话时,肥勇已经站在韩若霜的背后,邪恶的说:「今晚我就操你的阴户操到它由小变大,这样是不是你也可以不用开除我。」韩若霜听完肥勇的话,气的转身骂道:「你这么轻薄无礼,永远都别想在我的……」

  韩若霜还没有说完,整个身子已经被肥勇给压上来,韩若霜的前胸紧贴着肥勇的前胸,肥勇跨下鼓起来的老二顶着韩若霜的阴阜,让韩若霜感觉到身体一阵微热,支吾说:「你想做什么?」

  肥勇一边用跨下老二磨蹭着,一边阴险笑说:「难道你没有感觉到我跨下的热情吗?」

  韩若霜整个身体被肥勇贴在玻璃窗上动弹不得,韩若霜尽量将双腿夹紧,不用肥勇越雷池一步,肥勇忽然将脸凑上,廝磨着韩若霜的脸,接着左手从腰部往衬衫内移动,抓着韩若霜的三十四C的丰乳。

  韩若霜叫着:「不要,不要这样啊!」

  一个分神,肥勇已经把右脚伸进韩若霜的双腿之间,将韩若霜的双腿撑开,韩若霜知道中计,想要再夹紧双腿已经没有机会。

  肥勇收回在抚摸韩若霜的丰乳的左手,韩若霜以为已经逃过一劫,谁知,肥勇左手的目标竟然是自己的裙下,韩若霜今天穿的分离的丝袜,所以肥勇左手一探,便探到韩若霜的内裤。

  肥勇这么一摸才知道,韩若霜穿的是丁字裤,而且下体已经湿答答,肥勇挑逗说:「原来我们的冰山美人,也这么前卫,穿起丁字裤来,只是奇怪下面怎会湿答答的呢!难道说是尿失禁吗?」

  韩若霜羞涩的脸别过,挣扎的说:「不要摸、不要摸……我求求你……」肥勇用中指压在花蕾上,轻轻的旋转,隆起的阴蒂被肥勇这么一刺激,汩汩的淫水又从洞口流出,肥勇将脸贴近韩若霜的脸说:「舒不舒服啊!原来咱门的冰山美人这么变态,骂人骂到淫水直流,这是十足的骚婆娘。」韩若霜抿着嘴说:「不要这样说,我没有……不要再摸了……我求求你不要再摸了……」

  肥勇岂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肥勇将韩若霜的丁字裤给解了下来,将丁字裤塞进韩若霜的嘴巴里,韩若霜一惊,支支吾吾说不出口,想用手去拿开塞在嘴巴的丁字裤,两只手被肥勇给拦截下来。

  肥勇解下自己的领带,用领带将韩若霜的双手绑在背后,然后将韩若霜丢在地毯上,阴险笑说:「今晚你就好好享受,老子会操到你爽上天的。」韩若霜懦怯怯一直往后缩,肥勇则是步步逼近,韩若霜被逼到墙角,肥勇抓住韩若霜双脚,狠狠地将双脚打开,整个阴户一览无遗的展现在肥勇的面前。

  「呜…喔…呜…呜……」韩若霜不断地悲泣。

  肥勇将韩若霜的脚拿在嘴里舔,说的:「真美的腿,吹弹可破的肌肤,真如你的名字若霜一样。」

  韩若霜只能摆动躯体,试图挣扎的,肥勇突然用力的扯下韩若霜的套装,韩若霜痛苦的唉一声,肥勇拿起剪刀,将韩若霜的套装给剪开,肥勇再把剪破的套装给丢弃在一旁,欣赏着只载着胸罩的赤裸美女。

  「我会让你欲死欲仙的,若霜美人。」

  肥勇从韩若霜的耳际一路舔下,喉咙、腋下,双乳间,至肚脐,在缓缓的舔的韩若霜的跨下两边,而不去触碰花蕾,再舔至屁眼附近,只见韩若霜整个身体一缩一抖,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但阴户的淫水却汩汩直流。

  「我弄得你舒不舒服啊?!小淫娃!」

  肥勇就是避开韩若霜的重点部位,阴户以及乳头,而专舔周围,让韩若霜搔痒难当。

  (真想用手插自己的阴户)浪荡的韩若霜自己这样想的,(我怎会有这样淫荡的想法,我怎么了。)

  肥勇继续舔的韩若霜的腋下,抚摸着韩若霜跨的两边,左手的食指在屁眼周围画圈圈,让韩若霜每处都得不到饱满的感觉,从反抗、挣扎到渴望。

  「是不是很舒服,我看你的淫穴的水流的不停,真是有够骚劲的。」肥勇从韩若霜的屁股不停地想去迎合自己的左手食指,看得出来韩若霜的渴望。

  肥勇挑逗韩若霜十来分钟,终於用嘴巴去含住韩若霜的乳头,用舌头不停地旋转,又含又咬,双手又搓又揉,让韩若霜从鼻子发出声音来。

  肥勇再逐渐将焦点移动到韩若霜的肚子,「好浓密的黑森林,这里鼓起来的是山坡吗?」

  肥勇将舌头去触碰韩若霜涨起的阴蒂,韩若霜像被触电一样,身体不自主的一个颤抖,肥勇再开大嘴巴,将韩若霜的阴蒂含在嘴里,用舌头不停转动。

  刺激的韩若霜的身体起了非常奇妙的变化,韩若霜挪动着屁股去迎合肥勇的头,虽然嘴巴被塞住自己的丁字裤,却还是发出呻吟声:「嗯……啊……嗯……喔……啊……」

  肥勇用左手的中指在阴户附近抚摸,中指沾着大量的爱液淫水,轻轻地往洞口探入,肥勇用九浅一深的插入法,左三右三的的刺激,从韩若霜的蜜口带出大量的淫水,而肥勇的嘴巴丝毫没有松懈,持续的在刺激韩若霜的阴蒂。

  肥勇在蜜口深处的中指感觉到一阵紧缩,接着在深处宛如洪水倒灌一样,源源不绝的倾注而出,肥勇的嘴巴也吃了不少的淫水,韩若霜则是气喘吁吁的,脸上潮红,呼吸急促,蜜穴内快速的一紧一缩,整个腹部不停的抽动。

  (好舒服,怎么会这样舒服,我受不了………)韩若霜近似失神状态,脑袋几乎要变成空白,忘记现在正被奸淫的。

  肥勇看得出来韩若霜已经达到高潮,肥勇岂会如此轻易放过韩若霜,肥勇接着加快在韩若霜蜜穴内中指的抽插,中指微微向上弯曲,找到一个隆起的点,不间断地磨蹭,嘴巴里的舌头也将马达调到极速,刺激的越涨越大的阴蒂。

  肥勇右手拿下塞在韩若霜嘴里的丁字裤,听见:「啊……我受不了……好舒服………不要停……我快昏了………」

  韩若霜的阴户射出了大量的淫水,这是所谓的射阴精,肥勇看见速度不减反增,韩若霜又叫:「我……我受不了……求你……饶了我……求求你停……停下来………」

  韩若霜的阴户再度射出大量的淫水,有人说这是尿,也有人说这是某一种液体,总之是高潮与极度亢奋的表现。

  「现在我是主人,你是奴隶,哪有奴隶在命令主人的。好好享受吧!」肥勇一边说一边不停的用中指抽插的韩若霜的蜜穴。

  韩若霜接二连三的喷出淫水,整个人接近虚脱,「啊啊………我真………的受……不了………求你饶……了我…我快………爽死………」韩若霜虽然嘴巴这样说,屁股却是配合的肥勇手指的节奏,肥勇听到一向高雅的韩若霜讲出『爽死』两字,就知道已经掌控了全局,在韩若霜要再达到高潮前,肥勇停下一切动作,韩若霜顿失快感,用很渴望的眼前看着肥勇。

  肥勇则是呵呵大笑:「美人,你这样看我做什么啊?!」韩若霜支支吾吾说:「我……哪里……你……」「我怎样呢!」肥勇就是在等韩若霜自己讲,韩若霜亟欲满足快感,他恨不得自己可以用手去插自己的穴,无奈双手被绑在背后。

  (好痒,好想你再来插我。)韩若霜摇摇头,(不能,我不能说出口,说出口我就等於认同他对我的侵犯。)

  「怎样?」肥勇用左手抚摸的阴户,但就是不插入,韩若霜心痒难耐,不停地摆动的屁股,「屁股动得这么厉害,做什么呢?」韩若霜还是死鸭子嘴硬,不肯屈服,肥勇又开始舔着韩若霜的耳际,然后吻着韩若霜的唇。

  韩若霜竟没有反抗,反而双唇迎上,肥勇来个深式舌吻,肥勇嘴巴离开韩若霜双唇时,韩若霜伸出舌蕾来追逐肥勇的舌头,肥勇用双唇含住韩若霜的舌蕾,左手则是持续在刺激韩若霜的阴户。

  (啊!我怎么了,我竟然自己去吻他,我………)韩若霜感觉整个身体又发烫了起来,越来越渴望东西插进自己的淫穴。

  肥勇将裤子跟内裤脱掉,火烫的棒子凶恶的挺立的,肥勇嘴巴离开韩若霜双唇,站了起来,将挺立的阳具对着韩若霜,韩若霜意乱情迷间,嘴巴去含住肥勇的阳具。

  (我怎会自己去吸吮他的阴茎,阴茎是这种味道啊!)韩若霜虽然是第一次吸吮男人的阴茎,但是之前从不少书籍上面学习到怎样做,韩若霜努力地将书本上教的一一运用上。

  吸吮着肥勇的涨大的阳具,不时用眼神看着肥勇,肥勇一边也用脚指头去刺激韩若霜的阴蒂。

  「你口交技术不错,看来你男朋友很幸运。」肥勇舒服的呻吟几声,「你他妈的真适合做妓女,你用嘴巴就可以赚不少钱了。」韩若霜感觉到下面搔痒难当,又在肥勇脚指头的磨蹭下,更感觉空洞,很享有东西可以填满。

  「怎样,含住大鸡巴是不是觉得更亢奋。」肥勇故意将脚指头插进一点,又立刻抽了出来,韩若霜一下有感觉,但马上又失落的空洞,肥勇不停的用双手搓揉着韩若霜的丰乳,「乳头硬的像石头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哦………我快撑不住,我好想要…………)

  韩若霜吐出肥勇的阳具,肥勇当然知道韩若霜想什么,马上又自己的鸡巴塞进韩若霜的嘴巴里,韩若霜又用非常渴望的眼神看着肥勇。

  肥勇则是掴了韩若霜两巴掌,然后一脸不理不睬的说道:「好好的舔,死婊子,再把老子的鸡巴吐出来,就有你好看的。」(喔…哦…呃……啊………)韩若霜两行清泪流下。

  肥勇得意的笑地,心里想:「该是时候了。」肥勇将阳具从韩若霜的嘴巴里抽出来,手掐着韩若霜的下巴说:「你想跟老子说什么?」韩若霜唯唯诺诺地说:「我想要……」

  「你想要什么,死婊子。」

  「我想要你………」韩若霜还是不敢说出来。

  「你再不说就没机会了。」肥勇啪的一声,打在韩若霜的阴户上面,洞口又流出淫水。

  「我想要你插我。」韩若霜终於说出了口。

  肥勇得意地笑的,将韩若霜的双腿打开,将自己火烫的鸡巴对准洞口,肥勇用龟头磨蹭着韩若霜的阴阜与阴蒂,汩汩淫水又流了出来。

  「你真是淫荡,不当妓女真是可惜。」肥勇嘲讽说着。

  「求你………别逗我了……」韩若霜还未讲完,肥勇腰身一挺,整根鸡巴埋入膣腔,韩若霜轻叫一声:「啊………」

  肥勇开始动起来,用九浅一深,迂回旋转,再直捣黄龙的方式,干着韩若霜哎哎大叫:「啊………喔………」

  「爽不爽啊!死婊子!」

  「爽死我了,用力一点。」

  「好,老子就用力操死你。」肥勇说完,腰桿挺直,开始狂抽猛送。

  韩若霜双脚紧夹着肥勇,肥勇再把韩若霜的双手解开,韩若霜自然反应将双手环绕在肥勇的颈上,肥勇将韩若霜的双脚抬高,放在自己的肩榜上,整个人压在韩若霜的身体上面,肥勇在把双唇压在韩若霜的双唇上,舌吻起来。

  韩若霜被肥勇一百多公斤的身体压着,膣腔被肥勇大鸡巴不停地抽插的,那种窒息的快感,涌上韩若霜的脑袋深处,从来没有过的快感,让韩若霜疯狂地叫的:「爽死我了………我快死了……太舒服了……我快受不了……你的阴茎……干着我……好爽………」

  「等下让你更爽。」肥勇採取全进全出的特别干法,每一次都带出大量的淫水,每次都直擣花心,让韩若霜受不了再度泄精,韩若霜的淫穴越夹越紧,肥勇又採取进入浅出,又将韩若霜带领到第二次高潮。

  肥勇将韩若霜抱起来,採取边走边插的方式,双手紧抓着韩若霜的双臀,上下摆动的,韩若霜则是双脚紧夹的肥勇的腰,双手紧抱着肥勇的颈部,双唇自动吻着肥勇。

  「唔………唔………唔唔……」韩若霜不停地叫的,肥勇强而有力的鸡巴征服了桀傲不训的冰山美人,韩若霜几乎忘掉自己是被奸淫,而享受的前所未有的快感。

  「插死我………你快操………我了……我被你…操的快死了……」韩若霜接着被肥勇三五百下的抽送中又达到高潮,整个人昏死过,全身摊在地毯上。

  肥勇已经搞了一个小时,韩若霜早已欲死欲仙,不知道魂飞了几重天,但是肥勇则是依然金枪不倒,尚未满足。

  「我不行……求求你………让我歇歇……」韩若霜刚从昏死中醒来,但是肥勇的大鸡巴却没有停过的抽插,韩若霜只能苦苦哀求。

  肥勇将韩若霜的身子转过来,呈现老汉推车的模样,一边拍打着韩若霜的臀部,一边持续用大鸡巴抽插的膣腔,韩若霜臀部无力抬起,整个人软在地毯上,肥勇好像叠在韩若霜的身上,继续从四十五度角,抽插的韩若霜的膣腔,又一千下的狂抽猛送。

  「我又要飞………上天……我又要死了……爽死我了……」韩若霜又从膣腔花蕾深处泄出。

  肥勇这次把精关一松,两股水流碰击,将韩若霜带往另一种境界,整个膣腔紧缩,腹部颤抖不停,两眼吊白,昏死过去。

  肥勇满意的笑笑,将自己的鸡巴留在韩若霜的膣腔里,准备第二次的进攻。

色猫AV

分类导航

  • 真实经验小说
  • 福利姬
  • 职场做爱小说
  • 成人电台
  • 小鸟酱
  • 动漫GIF裸图
  • 麻豆GIF动图
  • 白丝
  • 少妇骚逼
  • 阴蒂
  • 啪啪好声音
  • 有喵酱
  • 原神
  • 小烟
  • 重口味
  • 大胖子
  • 黑丝
  • 步非烟
  • 操逼动态图
  • 曼曼
  • 李二狗
  • 枕边男女
  • 小苮儿
  • 柳瑶
  • 小琳
  • 巨乳
  • 小颦
  • 激情骚麦
  • 小筝
  • 淫词艳曲
  • 版权声明:狼域 发表于 2022-06-12 0:34:39。
    转载请注明:被高冷女经理开除了 | 福利姬
    色猫AV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