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儿几个女同学和她妈妈的性爱经历

色猫AVpilipili泡芙短视频蜜桃传媒

点击进入==== 【重磅】抖音【一只云烧】洗澡掰穴≥↘12.03--1

点击进入==== 俄罗斯豪乳网红美女怒操粉穴后口爆≥↘12.03--2

我和女儿的同学们(一)金陵小小生人物及故事梗概我,刘博文,某集团公司企业家,鼓励女儿与同学多交往,有意无意与女儿多个女同学交好妻子:张菲,公司高管。女儿:刘朵然,性格开朗、热心女孩。李桃,女儿小学初中高中同学,我的义女。王雅梅:女儿高中老师,在我的帮助下升任职高副校长,介绍高瑶等女生跟我援交。高瑶:女儿初中同学,我第一个援交女生,后来成为我的女弟子,是最懂我、最体贴我的女友,安排女生跟我上床。董漫:女儿高中同学,我大学同学林枫的女儿,海难意外相遇相交,成为长久情人,却不知道,她妈妈林枫跟我也一直保持着情人关系。林丽英:女儿初高中同学,貌若林志玲,我包装的模特,我的最爱。朱丽娟:女儿的大学同学。为偿债兼职夜店,被我救助而接受包养,还介绍母亲与我交好,后来发展成母女共侍一郎。张红萱:朱丽娟的妈妈。女儿长大了。我和老婆注意培养她的亲和力,鼓励她把同学们带到家里玩。我由此也认识了她的十几个同学,其中有几个女同学,竟然成为我的忘年交,给我生活带来极大乐趣。这是我未想到的,也是进棺材前,想把她们的故事写下来,跟朋友们分享。
(一)  早熟的桃子
女儿上学第一天回来,给我们说学校里的事,就说到桃子。桃子很乖,女儿很喜欢她。问女儿桃子叫什么,女儿说桃子就叫桃子——那时,女儿还不懂得学名和乳名的区别。桃子第一次来我家,是女儿三年级的时候。那天女儿过生日,第一次把班上同学请到家里来。我和老婆为此忙了大半天,孩子们都很高兴。我们问,桃子你叫什么呀?她睁大黑熘熘的眼睛,清脆地回答道:李桃。但她面色发黄,身子发育也比较瘦弱。我们嘱咐闺女,有好吃的,别忘记给桃子。再见到她,已经是几年之后了。她出落成了大姑娘。眼睛依然又大又亮,个头高挑。但仍然面黄肌廋,显得有些营养不良。她是年级学霸,我和老婆超赞成女儿跟她多来往。但女儿说她很忙,邀了几次都被回绝了。今天是女儿生日,难得桃子来家里,原来的小桃子不见,已经长成大姑娘。跟女儿和她的同学们寒暄了一会儿,便让她们好好玩,我自己进了书房。像以前一样,吹蜡烛时,我和她妈妈会参加一下,给女儿和每个小客人送一份礼物。参与而不过分参与,这是我们夫妻俩和女儿搭成的默契。我处理过几封电子邮件,工厂突然打来电话说,客户提前到了。我只得换好衣服,跟老婆、女儿和她的同学们道歉,然后开车赶往工厂。车往山下走,路过一个公交站,看到桃子在等车。对,刚才女儿说,她有事先走了。我在桃子跟前停下车,说道:“这里车少,送你一程吧。”桃子抬头看了我几秒,表情由惊疑变成微笑:“那——多谢了啊……”她拉开副驾驶车门,坐了进来。“你到哪啊?”我关切地问。“随便哪个地铁站就行。”她说。“我要到西郊那边,挺远的,看哪儿离你近儿,可以多带一段路。”“那就西市坊吧。”她迟疑一下说道。“好的。”我答应着,加大了油门。“你家是不是离那儿近啊?”西市坊是这几年新开发的商业区,住宅在全市算是比较高档的。我们公司新开的一家体验店,就开在那个区域。“不,不是,我,我是去那边有点事。”她有点不自在地说。“哦……”明白不便多问,便转移话题道:“朵朵最佩服你啦,不过,她几次邀请你来家里玩,你都没来,她还很伤心呢。”朵朵是我女儿的乳名。“我,我没有什么……”她转脸歉意说道。“没想到她会那么想。不过,我确实有苦衷的。我也喜欢朵朵,可没时间……”“学霸不好当啊……”我们聊着她们班里的事儿,不知不觉到了西市坊。桃子下了车,我一路飞驰,到工厂见客户。带客户参观工厂之后,又带他们到西市坊参观门店。然后,在门店不远的西市酒楼宴请客人。酒楼生意兴隆,我嫌环境有些闹,一般商务宴请我很少在这里安排。但客人说,提前来,就是想逛逛街,于是只好就近订在了这里。服务员把菜单拿来,我一抬头,愣住了。换上了旗袍,化了澹妆,她就是桃子。她也有些吃惊。略停顿了下,微笑说道:“李总,请您点餐……”我们四目相对,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请她帮着点了些店里推荐的菜品。我和客人边吃边聊,不觉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我把客人送到楼下,正要上车走。桃子匆匆赶到我身旁,轻声问道:“叔叔,能再搭一段车吗,有急事。”她已经换下工作服,变回到女学生模样。“没,没问题……”我有点惊讶。“快上车吧……”汽车发动了。桃子告诉我,她爸爸刚才给他打电话来,状态很不好。我执意把她送回家。在她的指点下,我们不到半小时来到她家。我们下了车,她把我领上一幛老式板楼的3层。房子虽旧,她家干净整洁。她敲了两遍门,没有响应。她用钥匙打开门,我随她一同进去,她爸爸已经晕倒在沙发上。她带着哭腔叫爸爸,我赶紧让她帮着把她爸爸扶到我背上,我一边背起人往楼下走,一边告诉她带身份证和其他必要东西。他很轻。我把他放倒在后座上的时候,桃子也快步赶了下来,扛着她爸爸的转椅和假肢。车发动了。桃子告诉我,她和爸爸常去第五医院。我们公司生产中医保健品,跟医院关系都很熟。于是,我拨通了第五医院李院长电话。我们到了医院,急救担架和医生在急诊室等等候。桃子告诉医生,她爸一年前查出肚硬化,最近常疼得不行。医生简单会诊后,给吊上了两只药瓶,推进了一个观察室。医生简单告诉我们,可能只是疼痛晕了过去。其他指标都还好。我们守在她爸爸身边。这是一个削瘦、少了半条腿的男子。头发稀疏,但依然眉目清秀。大约过了半小时,桃子的爸爸醒过来。“爸,爸,怎么样啊……”桃子焦急而兴奋地叫着。“桃桃,这是哪儿啊?”那个男子虚弱地说。“给我水……”“医院,第五医院。”桃子拿过一杯水,喂给他。“我——没事的,吃点药就好了,住院还要花钱……”桃子爸爸轻声说道。“这是谁呀?”“嗯,嗯……”桃子半哭着回道。“这,这是我同学的——家长……”“哦,同学呀……”他伸出瘦弱的手,把我的手和桃子的手拉在一起,“同学呀,谢谢你呀,多互相帮助,多好啊……”说着,竟然闭上了眼睛。“爸——”桃子大声叫了一声,声音凄厉,可能以为你爸爸真的走了。“睡着了,没事。”护士赶紧安慰道。“你们去张主任那儿吧。”我扶着桃子,到了张主任办公室。他简单讲了一下桃子爸爸的病情,建议住院治疗、观察一段时间。我们办了住院手续,把她爸爸推进病房,安置好,一起回家来。“忙了晚上,还没吃饭吧,我,我请你吧。”“我看您,您一晚上忙着陪客人说话,也没怎么吃东西。要不嫌弃,我给您做碗面条吧。”桃子平静地说。“那好,尝尝桃子同学的手艺。”到了她家,我帮着她很快做好两碗鸡蛋面。“嗯,味道真不错……”我喝口汤,称赞道。“再放点青菜就好了,今天还没来得及买。”桃子微笑道。灯光下,她笑起来,几分少女妩媚。吃过面,我们坐在沙发上喝茶。“钱,钱我会尽快还您的……”她低着头说。“不要紧……真的。”我说道。“我,问句也许不该问的,你妈妈……”“你妈妈,她,她走了,不要我们了……”说着,她放声痛哭起来,压抑许多的痛苦暴发开来。我靠近她,扶抱她。开始她只是半倚在我肩胸间。她越哭越伤心,为安慰她,用另一只手去抚理她的头发。一扭身,抱在了一起,她挣了一下,我干脆把抱在怀里。她伏在我肩头抽泣,斜坐我怀里。我尽量把她当成女儿,但裤裆底下不争气,我的阴茎悄悄支起帐篷。她感觉到了这种变化。挪动了一下身子。“对,对不起,它有点不听话……”我挨着她耳边说。她的手却捂着我的裆……她抬起头,睁着大眼睛,半张着嘴看着我。那一瞬间,我觉得,我不怎么做就太不男人了。于是,我把唇扣她的唇上,吮她柔软的嘴唇,把舌头伸进她润湿的嘴里,舔她的舌头。我解开裤子,释放出阴茎,引导她用手撸弄。她的气息开始变急促,手停下来,骑坐在怀里,双臂攀着我脖子,跟我忘情热吻。我的手开始动起来,脱去她的上衣,露出她两只桃子。我吃咬着那两只青涩的桃子,嘬她那点乳头。她双手撸弄我的阴茎,嘴里轻轻“嗯、嗯”哼着。我把她放倒在沙发上,脱去她的裙子和内裤,露出她细长腿里的几缕棕黑色阴毛和合在一起的肉缝……我掰开她双腿,跪在沙发边,舔她的屄……虽然没有洗澡,难免有腥臊味,但她的阴唇已经滑润,少女之屄的柔嫩已让我陶醉。“叔叔,我,我还没有过,你,你慢点……哦——”这是一声深长的呻吟,我开始吮咬她的阴蒂。“哦——啊——哦——噢——”我咬一下她屄的不同部位,她发出一声不同音调的呻吟。这样亲热了几分钟,我的膝盖有些承受不住。于是,我站起来,把她抱进她的卧室……
第二天,第五医院的李院长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桃子爸爸其实是肝癌,已经扩散,活不了多久了。他自己早就知道,他不让医生告诉她女儿。问我怎么办。我沉吟一会儿,对他说,能治还是尽量治,钱我来付。李院长说,这种病,在他们医院大部分还是能走医保的,有一些就看家属的了。不过,要不要对桃子讲真相,好让她有个思想准备。我想了一下说,还是暂时别说吧,我想想再商量。但,能怎么做呢?昨晚听桃子讲,她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爸爸大学毕业,在一家大公司上班。可几年前突遭遇车祸,失去了半条腿。受此打击后,他变更消沉,以酒为伴,她妈妈由好言相劝,到争吵不息,最近舍家而去。她爷爷奶奶都在乡下,有个姑姑在外地打工,嫁在了外地。该怎么办呢?想起昨晚桃子两度高潮后偎依在身边,气喘吁吁地说,谢谢您,谢谢您,从来没有这么幸福——我不相信这样的女孩会有什么机谋,但是,她的这种幸福让我觉得有了一份特殊的责任。我打电话问候了桃子,告诉她我给医院打了笔钱,让她多陪爸爸住段时间。她答应着说,花不了多少,都能报,剩下的回再还给我,再打借条。“都行,都行。不管怎样,只希望你别为钱的事发愁。过两天再去看你……”我关切地说。“嗯,嗯。”她答应着,听得出,她很感动。“您放心,我会好好的……”但还没等我去看她,第三天下午我们正开会,她的电话打了进来。我离开会议室,到走廊外接听:“叔叔,怎么办呀,今天我爸他,他走了……”“走了?去哪儿了?”我其实还没从会议切换过来。“他过世了!”桃子哇地一声哭道。我终止了会议,驱车来到第五医院。在李院长的办公室,我见到了桃子,她看到亲人一般扑在我怀里哭泣。我安慰了她一会儿,站起身,把她交给一个护士,听李院长介绍情况。她递给一页纸,原来是她爸爸的遗书。遗书上告诉了桃子已经患肝癌晚期的事实,说不想再浪费有限的财产连累桃子,像她妈妈一样选择逃跑了。最后一句话:以后全靠你自己了。李院长告诉我,中午发现在厕所里割腕走的,已经没办法抢救。我问一下开死亡证明、火化程序,便到隔壁找到桃子,跟她讲了这些情况,她说就这么办吧。接着又哭。我们跟李院长告辞,一起回到她家。等她哭得差不多了,我对她说,对不起,我这两天我不能陪在她身边。“嗯,我知道。”她坐在我怀里,轻声说道。“您帮我出主意,我办就行。”“桃子,你真是坚强的孩子!”我由衷赞美道。“来,咱们一块商量,你拿笔来记。”她站起来,坐到餐桌旁。我坐到对面,说道:“看不样好不好:给姑姑打电话让她来主持大局,请姑父帮忙接爷爷奶奶来;给爷爷奶奶打电话报信;到医院结帐,把剩下的钱保管好——”“还是还给你吧……”“要花钱地方还多呢,你好好留着。”我握了她一下手说:“接着,给班主任王老师打电话,请几天假。然后,开死亡证明……”我们把办丧事的事过了一遍,之后,我说道:“以后,你怎么办?”“我,我还怎么考虑。为治病,为喝酒,我爸把房子卖了,这是租的。我想得转学,住校……”“嗯,我想认你作义女,住到我家去……”我说了我的一些考虑。桃子睁大眼睛:“我知道你为我好,可,可朵朵同意吗?您夫人同意吗?再说,我们,我会不自在……”“桃子,我们,我是说,我们是有过,不过,不能太当回事,我是说……”“我,我明白的。”她轻声说。“那个,我的意思不是说不当回事……”我解释道。“是……你一个人怎么生活啊,有个名份,可以名正言顺地帮助你。我也想给朵朵找个伴……”“我,我再想想……”桃子低头说道。“嗯……”我答应着,站起身轻轻吻着她的额头。
过了几天,听桃子说已经办完丧事,我给她们班主任王老师打了电话,希望以她的名义提出帮助桃子的建议。作为家长,我见过她几次,是个说话温婉、很知性的女人。“我正为这件事发愁呢。太谢谢你啦,代李桃谢谢你啊……”她清亮的声很悦耳。“我想收她当义女,这样好有个名分……”“那,更好啊……你,想得真周到……”听说出,她有些惊讶。“其中缘由,我想过两天请您喝茶,再详细讲。”“那好啊……要我直接跟朵然的妈妈讲吗?”“那倒不用,只是我们俩别穿帮了就好。”我在电话里笑了笑。“这两天还要出个差,后天晚上如何?”“后天,周六——可以。”“回头,我把地址发给你……”我跟她客套了一番,才挂断电话。
收李桃作义女的事,妻子比我还积极,女儿朵朵有点迷茫,说帮忙该帮,义女、姐姐、家里住,这些对她意味着什么,她一时弄不明白。我们赶在她爷爷奶奶回乡下之前,在王老师见证下,我们比较正式地成为李桃的义父义母,退掉了她爸爸原来租的房子,搬到我们家住。(二)  种豆得瓜
周六晚上,我和桃子的班主任王雅梅如期见面。虽然见过几次,单独相会还是第一次。看得出,王老师对这次会面很重视,化了妆,穿着长裙,更显得气质优雅。我们寒暄了几句,便一起点菜。她点的清澹,我只好加点硬菜,还特意给她点了道这家餐馆最有名木瓜燕窝。服务员收起菜谱,离开包间。我拿出两个纸袋。“这是我们公司产品,一个是海藻系列化妆品,一个是文胸。我选了两套,也不知道是否合适,回家试试,不适合的话,拿到店里换。可惜,我看不到效果……”我暧昧地笑着说。她羞涩地笑了笑,接过纸袋,放在了旁边坐位上。“太客气了,谢谢,多谢……”我们东拉西扯过吃饭,我便送她回家。到了她家楼下,她突然问道:“还想不想看看这些衣服的效果?”“想,想啊……”我愣了一下,慌张说。停好车,我随王雅梅到了她家里。这是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宽敞、明亮、整洁,门口玄关一侧摆了一个坐式穿衣镜。我们进屋喝了一会儿茶,她便到卧室换我送她的文胸了。不一会儿,她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出来,站到了衣镜前。我站到她身后,脱去外套。白皙的胴体三点之处罩着黑色真丝内裤和胸罩,显得俏丽妩媚。C罩杯正适合她,我眼光不差,而更显她的性感。“嗯,看上去不错……”我贴近她,从后背拉紧胸罩,不是扣上另两个拉勾,而是把她已经扣上的上边的一拉扣松开。“穿着舒服吗?”我嗅着她的丰腴的双肩,亲着她柔白的后颈……“嗯,挺好的……”我蹲下身,脱下她的内裤,亲她的屁股……然后,扭转她的身体,叉开她双腿,从后边亲她的阴户……“不要,不要啊,还没洗……”她想收回双腿。但我已经跪在地上,双手压下她的腰,让她的屁股翘起来,敞开她的屄……是有一股腥臊,但一会儿就过去了,何况我舔她阴唇的时候,已经屏住呼吸。“哦——哦——哦——”王雅梅轻声呻吟着。我舔了一会儿她的阴唇、嘬了一会儿她的阴蒂,站起身脱下下衣,一手扶着她的大腿根,一手握着粗硬的阴茎,插进她的阴道,在镜前奋力抽插……
过了几天,妻子出差。下午到公司看了一下,想起王雅梅来,于是发给短信;“忙什么呢?晚上请你吃饭?”过了一个多小时,她加道:“刚才开会。晚上陪孩子,下午可以早走一会。”于是我们相约在三百商场后街会面。三百商纵跨前后两条街。我把车停在后街商场后门对面不久,雅梅就从后门出来,上了我的车。这是雅梅的主意,估计她从前面进来,要给人逛商场的印象。开车十多分钟,来到幸福花园。这是一个中高档楼盘,中间是在原池塘基础上开挖的湖泊,沿湖建有也有别墅等。周边是普通公寓住宅。我们来到168号别墅。这是早几年我的一个合作商用来抵债的房产,本来打算还债的,后来妻子喜欢,就暂留下成为我们周末度假的去处。这两年房价暴涨,我们更不舍得卖了。我和雅梅来到楼上,拉上窗帘,迫不及待地拥在一起,一边热吻一边彼此脱去对方的衣服,我抬起她一条大腿,把粗硬的阴茎斜插进她的屄,顶肏起来——车上的时候,我一边开车,一边摸她的腿,抠她的屄,她的屄果然已经润滑。“嗯,嗯——”她哼哼着,双手搂紧我的脖子。这样玩了一会儿,我们一起进了浴室。在浴液包裹下,我帮她揉洗她的乳房、她的阴唇,她帮我洗我的阴茎,我的屁股。我们坐在宽大的浴缸台边,她顺从地俯身嘬我的阴茎……这是老婆以外,第二个女人在同一个地方嘬我的阴茎,而且她最的比老婆要投入,老婆在这方面总有点应付的感觉,这可能就是老婆与情人的差别吧。“哦——哦——哦——”我舒服地呻吟着,同时双指揉摸着她的阴唇……
我和王雅梅这样断断续续地交往着。第二年,我们公司与教育局联办职校,在我的坚持下,聘任王雅梅担任副校长。她果然不负众望,得到家长、企业界认可。她为了感激我也偶尔介绍有援交需求的女生给我,让我不断享受到与十几岁女生做爱的激情。回想起,这是我在收奍桃子过程的意外收获,算是种豆得瓜的果报吧。(三)香水有毒李桃作我的女儿转眼一年多,她和女儿都上了高中。这一年多,一些变化悄然发生着。可能年龄的增长加上生活保障,桃子的面色退去了腊黄,变得像细嫩白皙,身子也丰实了一些。桃子在家勤快、在校勤奋,妻子不得不喜欢,甚至经常拿她来跟女儿对比,弄得女儿由开始的欢喜接受,变得有些妒意。我则看着她变化,看着她对女儿的影响,感谢自己一念之举。这一年多,我确实把她当成女儿对待,在家在外规规矩矩,她也感觉到我的变化,即使偶尔像女儿一样撒娇,也很有分寸。但对女儿的妒意该如何化解,却一直困扰着我。快到高二暑假了,一个周末早上,妻子借桃子又做家务、又学习,唠叨朵朵睡懒觉、不努力等等。朵朵跟妻子吵起来,情急之下,质问是不是亲生女儿。桃子在一边欲言又止,看得出想解劝,又不知怎么解劝,很是尴尬。我大声制止她们争吵,为了缓和气氛,我决定带大家到168号院歇一天。出门没多久,朵朵的同学来电话,谈一起暑假出国玩的事,话语中没有带桃子一起去的意思。车过西市坊,想起第一次在西市酒楼与桃子见面的情景,不禁有些感慨。“桃子,暑假你想做什么啊?”我温和地问。“我,我,没想……早呢……可能的话,还是打份工吧——”她停顿了一下说。“那,那怎么行,要高考了呢。”没等我说话,妻子先开口了。“不要打工了,还以为我们待你不好……”“不是,我是想……”桃子尴尬地辩解道。“今天中午我请你们吃好吃的……”我把话题叉开,把车开进了西市酒楼。斜眼偷看,桃子有些不自在。但遇到我微笑鼓励的眼光之后,她镇定下来。下车、进屋、跟原来同事打招呼,端茶倒水,她落落大方,让我着实心疼又爱怜。妻子张菲与女儿朵朵好奇地看着她,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介绍道:“这里,这里,是以前打工的地方……”“你,你是说,以前动不动不参加活动,是来这种地方打工……”现场,比多少争吵都有说服力。在168号院,我让女儿陪我整理院里花坛,把公司生产的防晒霜拿给她。她拿过来看了看包装,惊喜地叫道:“呀,朵然……真漂亮,真……”她显然很感动,上前亲了我一下。这是公司倾力打造的新品牌,我想起女儿,给这个新品牌起名叫“朵然”。“这是最新款,市场反映还有待检验。他们准备在海滩进行暑期推广……”我介绍道。花坛整理好了,女儿主动放弃暑假出国计划,而是到海滩参加公司新款护肤品推广活动。
女儿第一次自己出门,我还是不放心。我俏俏来到A城,在玫沙海滩西侧的山岩旁支起阳伞,安上沙滩床,拿着望远镜,不时看女儿在海难上卖东西。“还是晒黑了,看来,这新款防晒霜也不像想象那么好,不怎么样啊……那个男孩子又向朵然南执好勤了,长得还满帅的,是哪个学校的?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朵然的真实身份,回头得查查……”我正端着望远镜,一边观察朵然,一边瞎琢磨,突然被一个女孩叫声唤醒。“就是他,就是他,在偷窥……”我回过头,看到一个身着泳装的女孩领着两个保安,站在我旁边。看着她俊俏的脸庞,有些面熟,有些像年轻的林枫。啊,是她女儿,也是朵然的同学董漫!她好像也认出我来了,我们好像同时叫出来:“是你!”“您在这儿干嘛呢……”“我,我看着朵然,她,她在那边卖东西……”我指了指过处的海难。“好了,好了,没事了……”她对两个保安说。两个保安离开了。我重新坐在床上,拿着望远镜对着海难:“要不要看看?”她蹲下来,双膝跪在沙地上,拿过望远镜:“在哪呢?”我欠起身,帮她调整着:“往左边,左边一点,看那几个蓝色的伞一起支的……”“看到了——真清楚啊!呀,还有个帅哥,是那个学兄吧,去年考上的洋大……”她追着画面府下身子,竟然靠在我的腿上。我的下体不争气,在她的鼓起的双乳下竟然挺了起来。“可能,就是她喜欢的那个,难怪白雪公主会在这里,原来……”她的乳房碰到我的阴茎。她放下望远镜,看了一眼我那鼓起地方,突然害羞地笑起来,却顽皮地用手抚摸起来:“听话——听话……”还没等话音落下,我已经把她横抱在怀里,嘴唇贴住她的唇强吻。她唔唔唔地挣扎着。我一只手把她的泳罩往上抹,揉捏她年龄不太相乘发育的乳房。她过了一会儿放松下来,把我的舌头接受进她的嘴里——我刚才一直咀嚼着口香糖,她应该喜欢那澹澹的薄荷香,伸出舌头开始跟我缠斗。我扒下她的泳裤,抠摸着她的嫩屄……她越来越紧地搂着我,阴唇也开始润滑起来。我吐出她的舌头,扭身一抱,让她骑坐在我怀里,阴茎顶在她的下体。她伸手握住我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口。我屁股一挺,双手一紧,那又精又硬的家伙便直戳到她的子宫。“啊……”她惊叫了一声。没等她声音释放出来,我便用嘴堵住她的嘴,一边热吻,一边插肏……我饱满的顶肏,激发起董漫淫兴。她开始扭动腰肢,上下适应主动被戳——这让我想起她的妈妈林枫,她也喜欢在我上面肆意淫动,也让我想起我和林枫做爱时,经常用的一招——前摸后抠式。于是,在她女儿身上也施展起来:我右手垫在耻骨上,左手搂住她的屁股,中指抠住她的肛门,把她按向我下体,让我的食指和中指按在她的阴蒂。我一边内劲顶肏,一边前摸后抠,让她获得最大的刺激。果然,像她妈妈一样,董漫在这样前后夹攻、穴内慢而深入的插肏下,很快便口喘眼迷、腰拧屄荡,终于全身潮涌,伏肩而泣。而我的阴茎依然埋在她嫩穴深处,感觉她阴道内壁一夹一夹的痉挛。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连做爱本能都那么神似。林枫是我大学同届校友。我们不在一个专业,我被她的气质容貌吸引,一度追求过她,但她跟了一个富三代,我只得知难而退,为此伤心了好长时间。几年前,林枫主动找到我,要帮她丈夫度过难关。那时她丈夫外地做矿,矿价暴跌,又在股市投机失利,资金很是吃紧。当地政府已经下最后通谍。林枫先前无意中听丈夫很嫉妒地说起,我在当地也建有工厂,是政府坐上宾,好像还跟市长是老乡,最优惠拿地。在此危机时刻她想到了我。了解了情况以后,我也没什么把握,但对林枫,我有一种救美的情怀,也是报复的欲望。于是揶揄道:“无利不起早,事成怎么感谢我啊?”看着我不怀好意的表情,林枫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肯定会重重谢你的……”市长以重组企业的名义把她丈夫和我约到了一起。我以比较合理的价格入股,并保留了企业的回购权。说白了,就是赔了算我的,赚了我出局。但我争取到了两个董事席位,后来经营中,实际掌控了企业。但对于当初的安排,他丈夫相当满意。林枫来谢我,半推半就地被我弄上床。她是168号院跟我第一个上床的女人。之后,我们隔一两个月约会一次。没想到,在这个夏日的海难,她的女儿也被我搞上。怀着一种特殊的淫欲,我把董漫横放在沙滩椅上,我跪在沙滩上,双肩架起她的双腿,阴茎插进她的嫩屄,奋力插肏……
我们一同到了高潮。董漫喘息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我用消毒纸把她的屄和我的阴茎擦拭干净,坐在她身边,帮她穿上泳装。“太热了,我想回去……”她躺了一会儿说。“噢,你住哪儿啊?要不,去酒店休息一下?”我关切地问“不,还是回我家吧,不远。”“噢,你爸妈在吗?”想到她妈妈林枫,我心跳加快。“他们前天回去了。”我收拾了一下东西,随她转过山湾,攀上山腰,来到密林掩映的别墅群。进了董漫家,才觉得她爸真是富三代,生意做得不咋样,但绝对很会享受。董漫家面前大海,外观简洁,内装现代,真是低调的奢华。我们一起洗了澡,便拥在她父母的大床上。在浴室,我看到我们公司生产的“疏影”牌香水。我曾经送给林枫不少,而且她喜欢把疏影喷在她的阴部,让我吸着喜欢的梅香吮她的屄。在床上,我掰开董漫的双腿,如法炮制,把香雾喷在董漫的屄上,然后趴在床上嘬她柔嫩的屄……
一周以后,这一幕上演到我自家的床上。床上女换了桃子。跟董漫在海边狂爱了几天,妻子来跟我换班。她来暗中看护女儿,我回到了家里。临走那天,感觉到了董漫的依恋。那天,她主动噘起屁股,接受我肏她的屁眼。回到家里,只有我和桃子在家。以前周末我们也有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但都保持了规规矩矩的风度。这次,好像我们彼此有感应。吃过晚饭,收拾完碗筷,我们一起坐沙发上吃西瓜。我喂她吃,她咬了一口,我们相视而笑。我们热烈拥抱在一起,热吻在一起,嘴里还有澹澹的西瓜味。我们一起沐浴,沐浴的时候,让她扶着墙,从后边插进她的屄。桃子个高,但比较消瘦,柔软如柳,肏起来感觉未有的舒爽。在床上,我把疏影香水喷洒在她阴部,然后忘情地嘬吮她的阴唇,她的阴蒂。
第二天,我去北方出差了。因为我在电话里感觉到,妻子对我和桃子两个人在家里,还是有某种女人的敏感。桃子很懂事,临行把我的阴茎含在嘴里吮,害得我大白天的在客厅里放浪做爱,差点误了飞机。在北方,见客户、访员工,日程满满,但体力上得到恢复。在S城,林枫如约而至。我们住到一个酒店,晚上我们住到一个房间。我吮吸着她散发着疏影梅香的屄,她嘬着我的阴茎,在月光如水般泼洒的落地窗前,当着夜晚万家灯火,尽情淫乐……(三)情义女弟子春来署往,高瑶和她小组在我们公司直营店实习结束了。我分别会约见同学,请她们谈实习的感受,听她们对公司服务的建议,临行给她们每人发一个红包。我特意安排最后一个见高瑶,跟她签了份带薪学习的协议,红包里放一年报酬的银行卡。我问她还有什么需要,她说,她越来越感觉,我管理的公司很多细节都很有门道,想拜我为师,学经商之道。看着眼前个子不高、长着双凤目的女儿初中同学,我点点头。但说道,我们俩个知道就行了,我可不想像某些人,当老板还好为人师……她点点头。我问她,下午不上班,有什么安排?她说,给爸妈买点东西,可以的话,让我尽弟子之礼?我们相视一笑。她的弟子之礼,是跪在168号院的地毯上,把我阴茎含在嘴里唆,一只手握着我的阴茎根,一只手抚摸我的蛋,让我感觉未有的舒爽。到底专业,她是王雅梅介绍给我的援交女。
几个月前。跟王雅梅在168号院淫乐之后,我们聊起聊起最近的新闻,说市里突查夜店,竟然发现一些女孩竟然是在校生,而且有些女生课余做援交的事情。“那早是公开的秘密了。”王雅梅抚摸着我软下来的阴茎。“有个领导还暗示我帮他找女学生。怎么样?你是不是也想找一个?”“别瞎说。”我捏着她的乳头,“有你,就够了……”“骗人……”她搧了一个我又有些胀起来的阴茎。“不过,援交,抛开某些道德说教,也确实所取所需的交易。其实,你把我推上这个岗位,很头疼的一件事就是,不时被公安的叫去领人。为了堵住那些警察的嘴,可没少费心思。”“真的嘛?!”我惊讶地说。“当然。其实,上周就去了一次,一下子领回了六个。有一个叫高瑶的,都三回了。”“三回,她父母不管吗?”“孩子们好像都很怕父母知道,一般只告诉是哪个学校的。警察也怕父母闹,多数让我们学校领走了事。我们呢,就难了,告诉父母吧,不知道怎么开口,我们又不是公安的;不告诉吧,又怕出事。有的学校干脆不去领,怕惹火烧身。我开始不知道这些啊,硬着头破去,我也怕事情传出去影响招生,就既委婉地告诉父母多关心女儿,同时也得替她们遮掩。当然,这个过程中,也多了许多对孩子们的了解,有些让人生气,有些让人无奈。就说这个高瑶吧,家里真穷啊,父亲在外地打工,伤了腿,根本做不也什么,母亲也是农村来的,只能打点零工。她很小就帮家里做事,现在几乎是她在养家。她说,她没做什么坏事,只想把书念完。你说,我能怎么办啊?”“是啊,怎么办啊?”我想到了桃子,也感觉很震撼。“对了,要不,你帮帮她,再认个干女儿。”她揶揄道。“那,那,不一样,她有父母……”“要不,你跟她援交吧,反正让她受罪,还不如……她也还挺漂亮的。”她把玩着我的阴茎。“你这样有钱的好人不多。”虽然我口头拒绝,但王雅梅还是安排她跟我见面,把职校与我们公司共建协议送来。我正要打发她走——虽然她的凤眼让我觉得很诱人,王雅梅打来电话:“怎么样?小姑娘不错吧?”“不,不能……”我尽力自然地说。“做不成这单生意,晚上她只能去夜店,你看着办吧……”说完,她挂了电话。我在协议上签完字,叫秘书去盖章。“你,你几年级?”“高二。”她简称地回答,站在我对面,微笑着看我。“王校长说,您是我们学校的资助人,多向您学习……”一个孩子学习什么!我心想,但突然间,我明白,这是暗示。但这孩子明白么?“怎么学习呀?”我微笑着问她。她脸红了,低下头:“听您的……”“那,那一会,你到三百帮我买荔枝……”我递给她一张钞票,“等我,我忙完,接你……”到后来,我竟然觉得心跳得厉害。“嗯——”她接过钱,答应了一声。默默地站着。“这次暑期实习你参加吗?”我换个话题说。“参加,还让我当组长呢……”她眼睛闪耀出快乐的光芒。真是纯真的孩子啊,一点小成绩就乐成这样。
到了168号院,她把剩下的钱还给我。“我买了些冰的,要不要尝尝?”“好啊……”她去洗荔枝,我到卧室换了套家居服。我们坐在餐桌旁,她剥开一个荔枝给我。荔枝既新鲜,又凉冰,看来她真的用心。我也剥一颗给她吃。“又鲜又凉,买的真好!”我夸奖着。“怕冰柜里的不新鲜,我买了今天刚到的,然后捡好的,放到凉柜里,知道你不可能早到……”“是嘛……”我想到桃子,在某些方面,这个高瑶更胜一筹。我们吃了几颗,她去厨房拿来湿巾,我擦好手。她简单收拾了一下。我示意她坐下。“瑶瑶,”我叫她的小名。“嗯?”她有些惊讶地抬头看我。“听你们同学说,大家都这么叫你。”几颗荔枝让我下了决心。“我希望你加入我们公司,做我们公司员工……”“这,还没实习……”她微笑着说,还显出一个酒窝。“当然,这是以后的事。但为了培养我们公司未来的员工,可以给你提前领薪水,完成学业,能上大学上大学,能读研究生读研究生。当然,作为我们公司员工,不能再在别的地方打工……”“……”她的脸严肃起来,明白了这些话的用意。“我呢,也不是圣人,提个条件,就是……”我看着她,觉得她明白那意思,“上学不许交男朋友……”她点了点头:“是真的吗?”我过去抱住她,亲吻她的额头,解开她的衣服。到底是做过援交的女生,她很顺从、自然地让我解,同时伸手解开我的腰带,掏出我裆里的愤怒的小鸟。我抱着进了浴室。她主动帮我洗阴茎,坐在浴池边上,嘬我的阴茎,她的舌头绕着龟头舔……她站起身来,我把沐浴露涂遍她全身,揉抚着她的乳房——比桃子的大些,比董漫的小些,一样的柔软挺贴。我双指抠摸她的阴唇,揉按她的阴蒂。她“哦哦哦”地轻吟着,一只手扶在墙上,半噘起屁股,一只手从阴部反掏过来,把我的阴茎引到她的阴洞口。我一用力,粗硬的阴茎便直捅进她的身体。
一个月过去,跟王老师再次约会。她主动把洗好的嫩屄往我的唇上贴,我吸吮着她柔软的阴唇、润滑的阴蒂。她叉开双腿,抬起阴户,让我的阴茎可以更深入地插肏她的屄。我使劲肏了百十抽,见她已经开始进入佳境,而自己已经小有射意。便变换姿势,自己坐在床头,让她坐在我怀里肏。我们不约而同地缓下节奏,喘息着说浪话。“高瑶那女孩儿怎么样啊?”王雅梅问道。“挺好的……”我咬着她的耳朵回道。“是挺--好,是吗?”她挺了一下屁股,阴蒂在我的耻骨上摩擦。“是挺—好——”我回道,“她的屄嫩,你的屄美……”“怎么——嬾了——”“嫩啊,就是……”是啊,该怎么形容?“阴唇像婴儿的小嘴……”“我的呢,怎么美了?”她好象受到这淫话的刺激,开始主动肏起来。“你的啊,像鲍鱼……”我喃喃地说着。突然,我想起来,几天前跟高瑶做爱。我问她有过几个男朋友,他们表现怎么样。她说两个,其中一个是大夫。那个大夫很会搞,搞得她中间尿了尿。我说是不是阴精啊。她说,那个大夫也说是。我问她感觉怎么样?她说,开始紧张不敢尿,后来全忘了,像飞起来一样。那天,在她的引导下,我用手指摸到她的G点,阴茎肏到她的G点。感觉到射精冲动越来越强,我于是把王雅梅按住,她明白我的意思,屄吸住我的阴茎,不再挺肏。“听说过G点吗?”我喘息着问。“嗯。”她回道。“我,好像有时候有感觉……”“我们试试……”我吮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儿。她没反对。于是,抱她仰卧在床上,屁股下垫起枕头。我嘴里嘬着她的乳头,左手食指中指并行抠进她的阴道,拇指按揉着她的阴蒂、耻骨,三个手指一起探寻那个神秘地方。“有感觉吗……”我吐出她的乳头。“好像,啊,有——”她呻吟起来。“啊啊啊……”我断续按照上次瑶瑶教的,食指和中指尽力插进她的阴道,指尖勾挠阴道前壁,同时拇指尽力压按她耻骨下的外阴。她呻吟越来越强烈,终于喷出两道淫水来……
再跟瑶瑶约会,是她快开学的前一天。下午我提前从公司出来,像跟雅梅老师约会一样,高瑶从三百商场前门进,后门出,上了停在后街的我的车。我载着她转了两圈,进了168号院。在车上,我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伸进她的内裤。她往后半仰着,把内裤褪到腰部,任我抠摸她的的阴唇……到了卧室,我们一起入浴,她把我精硬的阴茎洗净,张开嘴吞咬我的阴茎,真是舒爽啊。此后一年里,我忙着四处出差,她忙于功课,竟然只见了几回。她考上了大学,虽然是不大有名的大学,但对职高学生,已经相当不错了。大家都为她成绩突飞勐进惊讶。只有王雅梅和高瑶知道,背后我的功劳最大。7月的一天,王雅梅说,她俩要一起来感谢我一下。我没有多想,便同意了。当晚,我在西市酒楼请她们师生吃饭,名义是她们感谢我,实际成了我和王雅梅为高瑶高考成功庆祝。吃过晚饭,我载着她俩出来。“我做使者,哪里下告诉我……”我笑着说道。“这么早……你,不打算请我们到168号喝喝茶吗?”王雅梅斜眼笑着问。“当然,当然啦……”我答应着,脑子轰然作响,“难道她们俩想……上一次我和王雅梅一起说浪话时,我说道想跟她俩一起做爱,王雅梅说:“3P呀……你知道怎么玩吗?”我回道“一边吃着你的屄,一边让嘬我的小弟……”我以为那只是一时的疯话,难道王雅梅要玩真的?“是当然行,还是当然不想啊……”她故意把“想”字拉得长而带拐弯。“想,想……”偷眼看座在后座的高瑶,脸着红霞,更显娇媚。来到168号别墅,我开了瓶红酒。我跟王雅梅举杯再祝高瑶上大学。我们说笑着,喝了几杯,高瑶站起来去浴室。我开始以为她上洗手间,她却没关门,而是打开了浴缸的阀门。听到水声传出,我和王雅梅对望了一眼,便搂在一起热吻。高瑶出来的时候,我们正一边互相抚摸着脱衣服。我把高瑶也揽到怀里,扭头亲她。王雅梅松开手,把衣服脱掉,进了浴室。我和高瑶亲热,也脱去衣服,一起进了浴室。我家的卧室里的浴缸本来就是按夫妻共浴准备的,我和老婆住在这里的时候,常在这里面共浴做爱。我们三人一边让热水慢慢漫过我们身体,一边你亲我摸,做着淫乱的游戏。高瑶把我的阴茎洗净,我站起来,在她手的引导下,探进王雅梅地口腔。她闭着眼嘬舔了一番,把它吐出来,撩水洗净,又送进高瑶的嘴里。
过了几天,我把高瑶叫道办公室。对她说,我们公司在她将要上学的那个城市还没有的直营店。她上学的时候,希望不要忘了是公司一员,要在搞好学习的同时,为公司做点事,选个地方开直营店,等她选好地点,我们会去考察,合适的话,就会把开办费打过去。她犹疑地看着我和市场部的经理:“我,我,一定努力……”中午我们又在168号别墅见面。我近乎狂热地舔她的屄,肏她的屄、抠她的屄,直到她又喷出阴精。她见我的阴茎还是挺挺的,便翘起屁股,我意会到这是她主动让我肏她的肛门——以前,我提过这样要求,她都说脏脏的,没答应。看来,这回,她是真的动情了。我于是从抽屉拿出润滑膏挤在她的屁眼,用食指轻轻抠进她的肛道……

色猫AV

分类导航

  • 真实经验小说
  • 福利姬
  • 职场做爱小说
  • 成人电台
  • 小鸟酱
  • 动漫GIF裸图
  • 麻豆GIF动图
  • 白丝
  • 少妇骚逼
  • 阴蒂
  • 啪啪好声音
  • 有喵酱
  • 原神
  • 小烟
  • 重口味
  • 大胖子
  • 黑丝
  • 步非烟
  • 操逼动态图
  • 曼曼
  • 李二狗
  • 枕边男女
  • 小苮儿
  • 柳瑶
  • 小琳
  • 巨乳
  • 小颦
  • 激情骚麦
  • 小筝
  • 淫词艳曲
  • 版权声明:狼域 发表于 2022-06-12 0:47:28。
    转载请注明:我和女儿几个女同学和她妈妈的性爱经历 | 福利姬
    色猫AV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