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綻放

色猫AVpilipili泡芙短视频蜜桃传媒

点击进入==== 18岁妹子真正 一线天极品处女嫩穴≥↘11.06--1

点击进入==== 约操网衣美女不戴套 特能叫 特能喷≥↘11.06--2

「要不要上来坐坐?喝点什么?」在楼下分手前的俞蓓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哦……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吧。」
「那好吧!路上注意安全啊。」俞蓓到也没受什么影响,很快的平静的告别的男生,进了楼道。
点开电梯的那刻,俞蓓忽然才醒悟过来,晚上跟自己去散步小章怕是根本没明白自己的暗示,这种单纯的大男孩应该还是张白纸吧。暗自笑了笑,然后失落的情绪再次笼罩着自己。进入社会4、5年了,其实自己才是给洗得不单纯了的女人吧……
黯然的站在电梯裡,孤独感也随即涌现过来。俞蓓更是觉得很是难受,来这个陌生的城市也快3个月了,自从被那个负心的男人抛弃后,自己便离开了那个伤心的城市,朋友介绍她来到了这个新的城市在一家大型的企业裡溷着HR的岗位,工作很简单,对自己的能力没什么负担,但却一直被失败的情绪所困扰。想着今年已经27岁不再年轻了,虽然依然是年轻时貌美的样子没多少变化。但却自己内心却感受到了岁月的流逝,失败的几次恋爱唯独这次的伤害最大。
「哎,找个一切条件都好的男人难道就这么难吗?也许最后一步竞争居然输了才是最痛苦的吧,想不到我竟然成了那个被身后的男人操得吐了的女神,真是太失败了。不过,实在不甘心啊,离开这个小城市再去别的地方转转吧,不甘心就这么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男人啊。下次说什么也不能太容易就把身体给男人。」俞蓓出了电梯时,只能如此感歎一声了。
其实俞蓓这两天已经在整理自己的行李了,这个陌生的小城市安宁的生活非但不能给自己激情反而越发的有些沉寂,不是自己想要的,作为很有主见的她已经开始了新的行程的计画。虽然今天才是週四,白天她还请了明天的假,准备连着休息三天调整一下心情,好好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
打开过道的大门时,俞蓓遇到了自己的舍友周晓静,虽然说是舍友,其实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合租,只是房东买下了楼层一半的两套房子,然后把大门封到了电梯口,两个人合用的其实也就是一个原先的走廊而已,两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房屋。周晓静租的是一间小套,而俞蓓到也不怎么缺钱便租了另一个大点的房子。
「晓静,这么晚了你还出去啊?」印象裡周晓静就是个宅女,从来都是晚上和週末都在家裡宅的小女孩子,没有男朋友。俞蓓一边换下高跟鞋,一边问着身边的舍友。因为两个人合用一个走廊,所以房东的设计就是这边就是用来放杂物和鞋柜。所以俞蓓和晓静经常一起换鞋,到也挺自然的。

「哦,哦,是啊,微信裡有个姐姐向我订了一批货,聊聊原来就在附近不远的社区,我去送一下就回来。」
「这样啊,现在不早呢,不太好吧?」俞蓓随口问了一句,确实她有加过周晓静的微信,这小姑娘确实在做什么微商,经常在朋友圈裡刷一些化妆品内衣啥的。俞蓓骨子裡还是个小资的女人,不会看得上这些东西。见多识广的她对複製于上线然后转发朋友圈的那些万变一律的鸡汤的微商宣传话自然是直接过滤的。
「没事的,那个新认识的姐姐人挺好的,和我聊了半个下午了,她说要急要还愿意多加邮费,我就送过去吧,反正也不远,一会就到。」
「嗯恩」俞蓓也没多放在心上,和她打了个招呼,便开锁回了自己房间。确实也有点累了,便下妆沐浴了一下,躺在床上看着电视想着自己的心思。虽然来这个城市已经3个月了,身边也有不少男人追求自己,但对于那些功利或者是色欲的男人,俞蓓还是很分得清的,所以她今天心情不佳想出去走走时,还是选择了小章那个年轻的小伙子。虽然他比自己还年轻2岁,不过自己喜欢的就是他那份单纯的对自己的爱慕,看着他还略显初嫩的行为,反而让自己回到了初恋时的情绪,没那么多複杂的东西。无奈自己也许还是有些不甘心吧,不知道他知道自己离开这个城市时会有怎样的心情。
苦笑的俞蓓忽然发现隔壁房屋今晚还没什么动静,不像平时还有点韩剧或是音乐的声音。不过也好,正好早点睡觉。俞蓓果断的关了电视,渐渐的陷入了梦境……
这一觉到天亮,不过因为是夏天,所以怎么也睡不着了,俞蓓便起床洗漱了一番,然后在房间裡收拾一下行李,其实也简单,就是把一些暂时不用的被子衣物直接放在大的真空袋裡抽气压缩起来,到时候方便直接打包寄到下一个城市。
忙了好一会,这是屋子外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隐约还有男人的声音。「难道晓静这小孩昨夜一晚没回来,是因为有男友了?」好奇的俞蓓忽然做了一件另她无比后悔的事,她打开了自己反锁的房门,准备去走廊看看周晓静的男友,顺路喊她看看自己不能带走的东西有没她需要的。然后她便看到了另自己无比惊讶的一幕。
周晓静的样子并不是自己想像中的容光焕发,而是衣冠有些不整,髮髻溷乱,两眼泛红而且还很可怜的模样。看到房门的打开,显然已经脆弱无比周晓静受惊联手中的钥匙也给吓在地上。「蓓姐,你,你,你今天这会怎么在家?」
「我今天请假了。」俞蓓一边回答她,一边眼光落到了她身后,居然是两个陌生的男人,一个壮实黝黑,一个到是油头长髮,共同点就是一看就不是怎么正经的好人。
「你们是谁?进来干嘛?」俞蓓顿时警惕了起来,问声也大了起来。「我们……」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忽然爆起,壮男一把揪过周晓静,然而长髮的流氓则忽然掏出了袋中的水果刀对着俞蓓,一把将她按在了牆边。
「啊!」俞蓓发出了一声短暂的尖叫便很明智的在男人威胁的眼神下明智的闭上了嘴巴,她紧张的双手护住胸口望着身前突发的情景,顿时吓得有些颤抖起来。
「哥两个只为求财来的,别叫,叫了把我们逼急了对你不好!」俞蓓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凶事,心慌意乱下只能妥协的点头。
「去,带我去把你房间把钱包拿出来。」黑壮男一把揪着开始受惊泪如雨下的周晓静让她开门,娇小瘦弱的女孩子在他的胁迫下显得特别的无助,在他的裹挟下开门呜咽着进了房间。
「你也别闲着,进去!把钱包,现金,银行卡都拿出来!」长髮男扭着俞蓓,将她推了进屋子。
「轻点,你弄疼我了」俞蓓小声的扭动,长髮男看着她雪白的手臂确实给自己捏出了红印,这才放开了手。「自己拿,别耍花样,你敢喊,我就对你不客气!」他一边威胁到,一边上下打量着俞蓓,顿时眼睛越发的淫亵。确实,俞蓓现在的样子很是吸引男人。只穿着吊带睡裙的她,白嫩细腻的手臂,雪白的颈部,骨感的香肩都裸露在外面,睡裙的上方掩盖不住她浑圆坚挺的胸前的双乳,隔着睡裙依然能看到她双峰上突起的乳头。因为睡裙很短,她的一双白皙的大长腿更是露在外面,让人充满着欲望。望着她略显害怕紧张的姣颜。长髮男顿时觉得眼前的美女果然比昨天晚上蹂躏了一晚上的小丫头高出几个档次来,昨晚用了几次的下身的肉棒也渐渐的苏醒过来。
俞蓓到是没注意到身边男人越发的猥亵,她拿出了自己的手提包,将身上的现金和银行卡都给了身前的流氓,然后紧张的坐在沙发上,等着下一步的指示。
这时,黑壮男也揪着抽泣着的周晓静到了她的房间,「老二,怎么样?」
「都拿到了。」「好,你把密码也告诉我,老子这会去取钱,要是敢完花样,老子回来收拾你们!」老大威胁到。
事到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俞蓓也只能配合着把密码告诉了他们。但她很快的发现长髮男在她的橱柜裡乱翻起来似乎在找什么东西。但她很快边发现他的意图。他翻出了很多自己的连裤袜出来。
「为了安全,只能委屈你们一下,不然我一个人在这看着你们万一你们闹出点事出来,对大家都不好。」无奈的俞蓓只能无助又不请愿的让两个男人用丝袜将自己的双手双脚捆了起来。更另她无比痛恨的是,长髮男依然没忘记在她身上腿上身上摸了好几把。
抽泣中的周晓静更是对男人百依百顺丝毫不敢反抗的被捆了起来,嘴巴和俞蓓一样也就地取材的封箱带给堵上了,只能呜呜的倒在沙发上伤心的抽泣着。
很快,黑壮男拿着她的钥匙便出了门,只留下了长髮的流氓老二看着她们两个无助的女性。
两个女人都给用封着嘴,自然没啥好交流的,可以撕下堵在口中的封箱带,却不想因此触怒对方的俞蓓躲开男人火辣辣的目光倦坐在床边发着呆,心乱如麻的盘算着事情如何解决,没想到没多久,她便发现在沙发上的周晓静居然呜咽哭着睡着了「这孩子昨晚一定受苦了。」心裡一惊,想到周晓静很可能被这两个男人蹂躏强暴了一晚上,顿时害怕起来,她哆嗦着望向一边的长髮男人,这才发现他越发淫亵的目光正在自己吊带睡裙很低的领口处裸露在外的深深的乳沟与雪白玉莹的乳峰边缘游着。
心知不妙的俞蓓赶紧蜷缩起全身,将双腿紧紧收拢,膝盖顶在胸前,被绑着的双手包在双腿的外面护着小腿。其实这样的防御姿势本身到没有什么问题。但俞蓓慌乱之下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穿着很短的睡裙的缘故,如此一来,裙子的下摆已经完全的缩到了大腿根部,她的那双白皙修长的长腿便完全暴露在了男人的视线下了。
望着身前美人根本遮盖不住的美好胴体,长髮的猥琐男显然冲动起来,他不但眼光了透出了激烈的色欲,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一步步的向俞蓓走了过来。

知道大事不好的俞蓓再怎么慌乱也意识到了危险,她已然看到了男人下身膨起的帐篷。「呜呜」的试图警告男人的她根本意识不到现在自己的状态更是无比的诱惑男人。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知道要发生什么对自己很糟的事却无能为力吧,望着男人淫笑着脱着衣服,无力逃脱的俞蓓除了发出「呜呜」的哀求声,也只能艰难的挪动的身体往床头蜷缩。
但几十秒后,在她被堵住的口中的尖叫声中,她无法反抗的双腿被男人抓住,一把拉了过去,然后惊慌的她便很快的被男人按在了身下。
长髮男人一边凶勐在她晶莹的粉颈及丝绸般光滑的香肩上不断的吻啃舐噬,一手将她细细的吊带已经拉扯到一边,伸手在她浑圆坚挺的乳房肆意的揉捏把玩着。另一隻手已然将她的睡裙捞起将它褪在了她的腰间,然后在她细腻的大腿玉臀间不断的揉捏玩弄着。
感受着男人下身火热的肉棒正顶在自己的小腹下,俞蓓确实不怎么甘心给这样的小流氓给玩弄了,她只能挣扎着反抗着。做为一个成熟又懂性的女性,俞蓓不但瞭解自己的优劣势,也很瞭解男人的生理,她显然没有像一些女人做无谓的挣扎浪费体力还不能有任何效果,她总是在男人瞄准自己下身的时候勐烈的反抗扭动着腰部,让男人无法成功的插入自己。在挣扎反抗了好几次之后,长髮男反而因为剧烈的性冲动又得不到满足而有点崩溃了。
最后他终于放弃了试图直接佔有俞蓓的念头,想着昨晚只要一顿吓唬,年轻的小姑娘就给吓得泪流满面乖乖的配合着自己兄弟两人的指示,尽情的享受,欲取欲求。但如今身下的美女显然很不配合。有些脑羞成怒的男人跨坐在她身上,然后掰开她的头部,盘算着是不是扇几下身下女人的耳光,震慑以下她。但望着身下女人俏丽的脸蛋,愤怒又不屈的眼神,长髮男人犹豫了好几下,却怎么也没下得了手。人总有爱好美好事物的一面,动手去伤害这样的美女,确实很难狠得心下来。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长髮男在房间内四处打量着周边能够试图让俞蓓屈服的东西,忽然眼神一亮,他看到了一样自己从来没想过但突发奇想的东西。他起身走了过去,拿起来了俞蓓刚刚整理行李还多馀的一个大的真空包装袋。
俞蓓显然没想到男人居然会玩出这样的花招,但四肢被绑着的柔弱女人根本也反抗不了,更何况是自己刚刚也才剧烈的反抗过男人的强暴也没什么体力,她很快便给男人连拉硬塞的塞进了一个空的大真空包裡,蜷缩成了一团。
当男人封住袋口开始抽气时,俞蓓发出了痛苦的哀求声与激烈的挣扎,但根本豪无效果,却慢慢的发现自己开始被袋子紧裹住,稀薄的空气让她越发的痛苦起来。
感受着呼吸越发的困难,她发现自己已经无力动弹反抗了,只能奢求的呼吸着最后的一丝空气直到根本没有多馀的空气了。窒息的死亡开始笼向了俞蓓,大脑开始模煳,这时她想到的除了活下去,便也不去想什么失败的恋情,不愉快的往事了。
就在即将晕死过去的那刻,终于,她给男人放了出来,享受着新鲜的空气,她再也不去控制自己,双手拉去口中的封箱带,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服了没,要不要再享受一次?」长髮男威胁着试图再次将她按进袋子。
「不要了!不要了!」俞蓓拚命的躲闪到一边。这一刻她忽然放弃了。
「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给你就是!」事实上,俞蓓这些年身边并没有缺过男人,对性爱贞洁也并没有看得很重。之前反抗这个男人,只是厌恶他的身份和档次,然后就刚刚生命受到威胁痛苦时,她便完全妥协了。
「我会好好配合你的,真的!」内心也说服了自己的俞蓓决定和眼前的流氓上一次床,自然便不再反抗与难受了,就当给狗日了一次吧,她安慰道自己。
「真的?那你先给我吹一下!我看看你的态度如何」长髮男看着身前妥协的美女,自然喜出望外,他试探着。

色猫AV

分类导航

  • 真实经验小说
  • 福利姬
  • 职场做爱小说
  • 成人电台
  • 小鸟酱
  • 动漫GIF裸图
  • 麻豆GIF动图
  • 白丝
  • 少妇骚逼
  • 阴蒂
  • 啪啪好声音
  • 有喵酱
  • 原神
  • 小烟
  • 重口味
  • 大胖子
  • 黑丝
  • 步非烟
  • 操逼动态图
  • 曼曼
  • 李二狗
  • 枕边男女
  • 小苮儿
  • 柳瑶
  • 小琳
  • 巨乳
  • 小颦
  • 激情骚麦
  • 小筝
  • 淫词艳曲
  • 版权声明:狼域 发表于 2022-06-12 0:52:21。
    转载请注明:心路綻放 | 福利姬
    色猫AV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